首頁 > 愛情故事 > 校園愛情故事 > 畢業后的兩個人,怎樣才能不分手?

畢業后的兩個人,怎樣才能不分手?

  • 來源:簡書
  • 發布時間:2017-07-04
  • 閱讀:222

顛簸了兩個小時的車程后,馬冬冬終于如愿以償站在海邊。沒有想象中的波瀾壯闊,黃澄澄的海水里翻滾著密密麻麻的肉體,干燥的海風裹挾熱浪拂面,竟有一種站在火山口的錯覺,沙灘上零星散布著海浪沖刷上來的空汽水瓶子和零食袋。

除了能撿幾個瓶子換些零錢外,馬冬冬實在想不到第二個來這里的理由。

這波巨虧。馬冬冬一臉沮喪。

好歹來過了,來幫我拍張照。

維維扯起一個鬼臉,500萬像素的板磚機里留下一個滿足的投影。很多年以后,馬冬冬的手機像素升級到了2000萬,卻再也沒有拍過那樣明媚的照片。

內陸的娃兒第一次看海,好開心。

兩分鐘后,馬冬冬在空間刷到了維維的更新狀態,馬冬冬立刻奉上一個滾燙的愛心以示贊美,并附上評論:真好看。

彼時關系尚不明朗,愛情自比天高。維維坐在沙堆上遠眺海水,海風太大,或者維維太美,兩樣總占其一。反正馬冬冬從頭到尾沒正眼瞧過大海,眼神一直瞟著旁邊的維維。

你喜歡我嗎?維維直視著前方,平靜的眼睛里看不出悲喜。

呃...突如其來的發問難住了馬冬冬。

這個時候不管馬冬冬這個時候怎么回答,兩個人的關系都會陷入僵局。家長反對,學校鎮壓,想想都讓馬冬冬喘不過氣來,平凡世界里的平凡愛情,視為異端往往不得善終。

雖然在馬冬冬的心里早已有了答案,但放在愛情里,時機很重要。

我把你當兄弟,你竟然想上我?馬冬冬半分鐘后才憋出這句話,回過神來,簡直想抽自己一巴掌。

維維哦了一聲,繼續看海,沒再言語。

沒事吧。馬冬冬問。

有。維維總是不按套路出牌。

晚上我請你吃飯謝罪。

回去請,這太貴了。維維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子,頭也不回地往前走。

都說沒有擠過末班公交的人,不足以言人生。

維維幾乎是馬冬冬拖上公交車的,夏日炎熱,車廂里沉悶的空氣聽不見回響。因為缺氧維維的臉變得滾燙,細密的汗珠不斷淌下來。馬冬冬利用自己膀大腰圓的優勢撐開一小片空間,才勉強護住維維幾乎變形的罩杯。維維的頭發有一股好聞的洗發水味道,低頭即是一陣芬芳。

你真把我當兄弟嗎?維維突然仰起臉。

當然。馬冬冬別過頭,不敢看向維維的眼睛。

那你硬了是怎么回事?

對不起啊,馬冬冬漲紅了臉,扭捏地換了個姿勢。

馬冬冬在感情里一向被動,除了開門見山的一句我喜歡你之外,馬冬冬還欠維維一個擁抱,一次牽手,一封情書,一份零嘴,這些都是那個年代戀愛的標配。

接吻,那又是另一番高階的解鎖成就了。

馬冬冬在宿舍樓下的小樹林里見到過,第二天全校晨會上便看到兩人作為典型通報批評,后來女生被家里領了回去,聽說跳河未遂,再也沒來上課。

所以就算借馬冬冬十個膽,也不愿在高考畢業之前打擾維維。

可維維還是離開了,據班主任說是轉學到了另一所重點高中。馬冬冬一下子徹底失了神,整天看著維維空出來的座位發呆。有些人總是要到失去后才知分量,下課變得無比漫長,解題也失去樂趣,連斗嘴都變成了加了lomo的回憶。

無比美好。

嘿,我想你。馬東東在心里默念,QQ消息刪了又打,打了又刪,終于鼓起勇氣發送出去。

在嗎?

直男癌式聊天。

在。維維秒回。

為什么要走也沒跟我說。馬冬冬心急如焚。

說了也改變不了什么。

維維停頓了三秒,補充道,只會讓你難過,我不想看到你難過。

你個傻瓜。

你能告訴我答案了嗎?維維輕聲問道。

什么答案?

那天我在海邊問你的那個問題。

我喜歡你,一直都喜歡你。電話里頭馬冬冬泣不成聲。

我也喜歡你呀,笨蛋。維維笑著說。可惜我們不能在一起了,時間會改變很多東西,你會愛上別的女孩子,我會喜歡上其他的男生。班主任說的對,有些人,一別可能再見就是下半輩子的事了。

換了N個手機,馬冬冬一直還保存著和維維去看海的照片。那天兩個人在沙灘上喝著冰啤酒,吃著冰西瓜,晚上回去之后兩個人拉肚子拉到脫水,然后一起在校醫務室掛水。

冰西瓜和冰啤酒不要一起吃。馬冬冬手捂著肚子,五官扭曲。

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怎么辦?維維笑的前仰后合。

我也是。馬冬冬瞥了一眼維維,心急火燎地沖進了衛生間。

明知道冰西瓜和冰啤酒一起吃會鬧肚子,就算你已經離開還是忍不住想要聯系你,飛蛾撲火,自作自受。

一晃七年過去了,聽說你找到了自己的幸福。

馬冬冬的桌上,是一個剛拆封了的快遞包裹,里面躺著一張維維寄過來的結婚請柬。

你的男人,我會搶走。馬冬冬自言自語,嘴角揚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。

最新文章
熱門文章
北京快中彩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