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愛情故事 > 傷感愛情故事 > 我仍會像青草一樣呼吸

我仍會像青草一樣呼吸

  • 來源:網絡
  • 發布時間:2017-03-21
  • 閱讀:163

1

顏予從小的夢想是,在可以穿著花朵裙子的季節里,遇見一個在草地上走來的男子,身上帶著青草的氣息。

朋友都笑她太不現實。

這是我曾經做過的夢,我覺得它會實現的。顏予有些固執地這么想著。

當她讀著顧城寫的詩“我會像青草一樣呼吸”,她想到:遇見那個他時,我也會像青草一樣呼吸。

今年的桃花盛開得特別早,也格外燦爛。空氣中有充足的陽光和濃稠的鳥鳴,顏予走在街上時,一朵粉色花瓣落在肩頭,顏予突然有一種預感,如果今年遇不到,就再也不會遇到了。

顏予平時的打扮是偏帥氣的中性風格,而這個春天,她想要開始穿帶花朵的裙子。

2

顏予已經習慣了作為一個獨居女子。她自己有一套采光很好的公寓,養著兩只純色的貓,一只叫夜夜,一只叫白白,她一下子擁有了白天和黑夜。

家里不缺酒,帕瑪森干酪和各種老電影的碟。不太喜歡社交的她以此打發周末。

有時她就躺在滯留著幾縷陽光的深藍色沙發上,看著櫥窗里掛著的那幾個被擦得透亮的玻璃高腳杯,那里面有她的影子,她盯著自己的影子,在黑夜降臨的時候感受到寂寞。

她不是一開始就喜歡獨居的人,她剛從學校搬出來的時候,是有人相伴的。第一次和別人同居的她處處小心翼翼,笨拙地包裹住自己各種缺點,生怕心里那些銹跡斑斑會被對方發現然后厭惡。她處處遷就著那個男人,那個男人卻在口里說著更愛她真實的一面,最后仍是主動離開了同居的房子,牽著另一個香水味濃重外表光鮮亮麗的女人。一味付出,一味地遷就,每一場愛情,她的每一場賭注,都是她全盤皆輸。

后來,她開始獨居。她搬到了現在的公寓,想怎么布置就怎么布置,不用再小心翼翼,不用每天都洗頭化妝,不用再怕他不喜歡而養寵物,她享受到獨居的樂趣。

她已經近三十歲了,沒有停止期待愛情。只是現在她更喜歡擁有一片青草地。也許過幾年,存些錢,換一套帶院子的房子。

3

顏予喜歡在周五晚上去酒吧,每一次都在猶豫是否嘗試“See You Tomorrow”,這一杯飲盡清醒時已是明天。

顏予是個率性感性的女子,但也會一個保持著理性的限度,會在一些近乎失去理智的時刻,保持幾分清醒。她不愿意醉醺醺地在酒吧第二天醒來不知身處何方狼狽不已。

這時她看見他徑直走過來,點了一杯,然后一飲而盡,顏予隱約看見他舉杯時盯著天花板的眸是濕潤的。

他有些醉了,好像是在和顏傾訴,又好像在喃喃自語。

我很愛她,距離她車禍了已經五年了,我不停地旅行,不停地寫作,才能讓心好受一點。

我很少對人說起,因為人們聽到也不過是惋惜和同情。

我只是需要一個人靜靜地聽,點點頭表示理解,你就是這樣的一個人。

顏忍不住抱了抱微醺的他,任他的淚水打濕自己的綢面襯衫。

歡樂和悲傷都是對等的,顏一下子明白了這個道理。他的痛苦在他身上刻得越深,就能容忍越多歡樂。

顏予記住了這個男子,她在床上合上眼睛的時候,閃過他的形象,板寸頭,胡子拉渣,眉毛和眼睫毛都很濃密,她清楚地記住了擁抱他時他衣服上散發的味道,除去酒味,她竟然聞到了一點青草的味道。

4

顏很快發現,他是公司新簽約的作者。

主編告訴她,新簽約的作者敏赫是旅居的作家,常常過一段時間就換一座城市居住,然后簽約新的出版公司。有些棘手,就是握不住的沙,主編這樣告訴她,她卻說愿意接手他,負責他的一切出版事務。

顏予周末的時候坐在家里的窗臺上,一頁一頁翻著他的作品。他的文字細膩入微,容易把人卷入一種情緒里,她不知不覺為他的心碎而心碎,為他的希望而充滿希望。

顏看到深夜,敏赫來訊息,說希望明天詳談出版事務。她答復好。他不知道她正手捧著他的文字,自己咀嚼他的故事。

顏予見到他第一眼就認出來了,有些驚訝,心底有隱隱的興奮。

他仍然是和酒吧里一個樣子,板寸頭,胡子拉碴,白襯衫和黑色褲子,五官立體而分明,眉眼間帶傷。

她正思考他是否認出他時,他輕聲說了句

謝謝你那天的擁抱。

他沒有踏著青草而來,但是他家的院子里,有一大片干凈充滿生機的青草地。他們常常因為工作緣故見面,而他更喜歡私人一些的環境,所以每次地點都訂在他家。

工作做完了,他們就并肩在那片草地上躺著,看那云緩緩地走著,仿佛時間滯緩。她嗅到青草的氣息,她試著像青草一樣呼吸。

看云的時候,你在想什么。顏予側過頭看他的側影。

想到自己飄飄蕩蕩的,好像一朵云。他眸子里也有一朵云。

你呢。他反問

想象著自己是青草,在像青草一樣呼吸。

顏予,我覺得和你在一起很舒服。我很少認真打理家里,很希望家里能有個女主人。

他側過頭,像個大孩子一樣靦腆地笑了,眼睛直視著她墨色的眸,她看見他眼睛里閃爍的星星,一下子照亮了她整個夜空。

5

顏予三十歲生日的這天,開始了和一個叫敏赫的男人的同居生活。

她第一次覺得,和別人住在一起也可以這么自在。早晨醒來發覺的枕邊是心愛的人,一起煮愛吃的食物,坐在對方對面共同進食,結束了一天的工作后牽手散步,陽光好的時候就躺在草地上一動不動。

她的眼里和心里,一時全被他占據。

但有時候,這樣的幸福讓她覺得不真實。他忘不了她,我不會有機會的。她一會陷入絕望,一會又充滿希望。沒有關系,如果能夠讓他感到好受一點,我也就滿足了。

顏予雖然是編輯,但也會自己寫些文字。她懂得寫文字人,她很想在文字里感知他的情緒。

顏予讀完了他的所有文字,開始明白,他一直都是一個巨大的傷口,完全痊愈對他來說,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。也許他和她在一起,只是為了尋找慰籍,他沒有停止去酒吧,他的生活中心仍然是他的忘不掉的痛苦。

她在迷迷糊糊中看見他半夜站在窗臺旁看著熄滅的城市,她知道他在思念她。

四月,他說他要遠行。

她問他,還回來嗎。

我不知道。他刻意回避著她的目光。

她說了聲好,她忍住了眼眶里快要掉落的淚水。天空開始下雨了。

“我現在仍然傷痕累累,我覺得我沒有辦法好好愛你。”

如果愛他,就讓他走吧。顏予這樣安慰自己。她知道他需要一個人去真正痊愈。

顏又開始像往常一樣獨居生活,她又養多了一只瞳孔是青色的貓,取名為青草。

這個時候已經近夏了。偶爾顏也會想念起他來,想念和他躺在草坪的那個午后,想念和他共度的那些寧靜的夜晚。一切回憶似乎都有著夢境般的虛幻,十分不真實。

她一直在等,好像是等下一個能夠像青草一樣呼吸的春天,也好像是等他。

6

大雨滂沱的夜晚,顏拿起酒杯一飲而盡,忍不住給他發信息:

你在哪?

他仍是杳無音訊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手機響了,她看見好久不見的他的號碼閃爍,心劇烈地跳動起來。

“你可以開一下門嗎?”她看見站在門外的他就像一個需要擁抱的大孩子,她又一次緊緊地擁抱了他,然后嗅到熟悉的青草的味道。

“走了這么遠,才發現也同樣忘不掉你。

我知道,有你,我原本殘缺的生命才會完整起來。”

顏予在敏赫的新書上讀到這些文字,她知道她開始真正擁有他了。

我們都是帶有傷痕的人,我們相遇是為了彼此溫暖,在寒冷的人生,感受到一點溫暖,試一次,像青草一樣呼吸。

來年春天,他們在草坪上舉辦婚禮。

桃花已盛開,濃稠的鳥鳴此起彼伏。穿著白紗裙的顏深深吸了一口青草味的空氣,看到宇從青草地走過來,帶著一束向日葵,顏似乎嗅到他身上的青草清香。

顏突然想起了曾經的愿望,忍不住微笑起來。

其實,只要是你,騰云駕霧而來也好。再選擇一次,我也仍會像青草一樣呼吸。

最新文章
熱門文章
北京快中彩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