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友情文章 > 友情故事 > 北半球的8G們

北半球的8G們

  • 來源:網絡
  • 發布時間:2010-09-10
  • 閱讀:142

為了若然的衣服,我們犧牲了寢室里最值錢最寶貴的東西——窗簾。我們將材料做成晚禮服式。將其緊腰間,剩余部分自然下垂,后面抽成褶皺。卡其色彩棉絲襪,高至大腿的黑色尖楦頭皮靴,顯示了若然的高貴典雅。剪裁流蘇漂至胸前,百合色勾針圍巾束起頭發落到腰間。整體設計簡約但不無味,華美但不奢侈。我們都說;若然,那天你便是女皇。

一點不錯,若然不負眾望,得到了冠軍,佩梓楓第二。那天的表演是簡單而又樸素的走秀。舞臺上沒有燈光,沒有T形臺;化妝上沒有香奈爾,沒有迪奧;面料上沒有貂毛皮草,CASHMERE,如果把它加入到時裝季風的長河里面,它太渺小了,但是它卻有無以倫比的青春熱情,夢想起蕩,超越自我。

鄭一陽,面部橢圓,微肥,面色白里透紅,無白血病,癲癇癥狀,完美健康男生,用我們C++老師的話就是:那個漂亮的男孩。(我們那個C++老師總愛說句話,說得我們渾身都起雞皮疙瘩。

看到鄭一陽的臉,總讓我想直天津的狗不理包子:薄皮大餡十八褶,就像一朵花。一陽平時不像花,見到美女時那綻放的臉倒有點像花。上課時,斯尼娜和一陽聊得熱火朝天,放學回寢室斯尼娜張羅著要幫一陽表白,表白對象是我班小美女蘇一。我們問一陽為什么自己不去。斯尼娜說:“別提了,這是我承包的,我也不想。”我說:“喂,老大,這又不是責任田,你管這事干嗎。”

“哎呀,我也沒有辦法,已經說了,況且他還將我說我要是不說就是她閨女。”

我們一聽,都忙著找蘇一,我們可不想跟著她降輩。蘇一咬著冰點進來了,斯尼娜嬉皮笑臉地說:“蘇一,你最近沒有心跳臉紅么?”

蘇一被問得莫名其妙:“斯尼娜,你到底想說什么埃”

“啊”斯尼娜干咳了兩聲:“我身負重任,有人想和你交往。”蘇一閃爍著天真的雙眼,咬著冰棍桿并不表態。斯尼娜見狀只好繼續自己的臺詞:是鄭一陽啊,你難道一點感覺都沒有么,他喜歡你耶!她的最后一句話嗲得能讓我們校門前的積雪融化。蘇一咬著冰棍桿:“不會吧,怎么會呢?”

我們說:“一一,放心吧,我們支持你,擁護你。”我在說這話的時候心虛得要命。最后蘇一一臉茫然地走了。第二天,我們找到了鄭一陽,向他描述了故事的如未,他臉上的表情亂七八糟,一點規律都沒有,然后蹦出一句:“你們也忒兒狠了吧,我是說著玩的。’這簡直是對愛情的褻瀆,真是個欠扁的家伙。

這件事情以后,我們八個又為我們未來生活增添了一項新的謀生之路——當紅娘。

牽紅線也不錯。

(不知道這里面的他和她還記不記得有這件事,或許當時他真的是說著玩的,可是后來他真的有追她,而且一追就追了三年,這事幾乎全學院人都知道,可以說是個癡情種子,但是――――――再后來的后來,他遇到了現在女朋友,據說快要結婚了。可是我還是有些說不出的感覺,是因為快要開始新的生活才不和我們聯系了么,時常有人問我:你知道那誰誰現在在哪啊,他怎么沒有動靜了呢。我回答也是:我們也很久沒聯系了。可是要知道這才畢業一年埃)

十一

你的眼淚飛,不知道疲憊,我不知道你在為誰而流淚。

12月24號,班長歐陽組織同學吃班飯,歡樂的海洋總是有咸咸的味道,那是一個美麗的悲歌,歡樂總是綻放在鹽堿地。(我當時是怎么想出這么句話呢。)年輕的朋友們,我們可以哭泣,可以為親情,可以為友情,可以為愛情,哭過之后,我們要說再見,告訴自己,不要哭泣,我年輕,我可以包容天空。讓見把悲傷帶走,永遠是輕松的你。(不過寫到這,我真的有想起當時的情形,那天哭的人好幾個,有的人哭得有情有理,有名有份,有這有那,有的人則哭的有點莫名其妙,出師無名,名不正言不順。說實話,畢業最后一次班飯都沒這么哭,最后一次班飯吃得有點趕,大家好像都在趕集似的,好像在完成任務,就好像是:啊,大家都吃完了吧,吃完吧,好,吃完了,散伙吧。可能大家當時心情都很復雜吧。或許沒人心里好受。所以不如草草了事。)

那天晚上,丘比特的事業很成功,這個光屁股的小男孩一箭射中了歐陽和若然,若然就這么嫁出去了,單身貴族的隊伍里又少了一個主力成員。當他們手拉著手走在返回通路上時,夜色好美,而我只希望看到流星。

(當我打完這一塊的時候,我心里不免還是掠過遺憾,他們最終在大四的時候分手了。曾經在我們心目中的愛情童話破滅了,曾經以為那樣的細水長流應該會經得住歲月吧,曾經讓我們堅定以為可以走到最后的人們還是分道揚鑣。或許那天的夜色太美了,回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,我記得很清楚,那天下著雪,在路燈照耀下的雪,特別清淅的舞姿,真的,像一個個小精靈,特別的安靜而神圣。因為開始太美,無法匹敵,所以結局只能如此。是的,其實分開也沒什么不好,現在兩個人都找到自己更適合的另一半,只愿他們幸福,僅此而已。)

最新文章
熱門文章
北京快中彩走势图